从化在线,从化新闻网,从化信息网,从化信息港,从化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从化信息港 >

傲江山:教育信息传统网站“芥末堆”的新野心

时间:2018-01-14 04:2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renkm.cn
傲江山:教育信息传统网站“芥末堆”的新野心,教育信息 新野 芥末

央广网北京10月17日(记者张奥 实习记者赵梦琪)据经济之声《天下****》报道,教育垂直信息挖掘,在门户网站的收入都被分流的情况,做垂直领域的资讯有机会吗?

梅初九,芥末堆  创始人

侯瑞琦,和君资本  投资人

【创业初心】

梅初九,87年的妹子,居然在教育圈混的“九爷”的称号,能否给我们介绍一下你的经历?

梅初九:一般行业里面传一个人的时候都会传的特神,我其实是一个特别温婉可人的1987年的小朋友。

很多人创业其实都是机缘巧合,有时候正好赶上了。我最早的时候在出版工作,最后也是从媒体出来做教育。2013年的时候在线教育特别火,当时有几个好朋友说:我们这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,但是没有一个地方去交流。那个时候还有很多TMT的媒体,比如说像虎嗅、萨洛克,TMT行业可以去那儿交流,知道说我在做什么,我想做什么,别人又在做什么。

为什么要在教育垂直领域创业?

梅初九:其实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父母是****,从小对教育是有感情的,而且我一直做大众文化传媒。

其次还是基于市场的需求。我有一个大哥,他是做天使投资的,我跟他看过一个项目。那个项目是一名人大的硕士生,他坚持做教育创业做了两年,自己每天住500块钱的小房子,然后吃馒头,特别艰苦。他做的那个项目其实在投资人眼里一看就知道没戏的,但是他和很多创业者一样有梦想、有自己的想**,觉得自己是可以的。这个时候我发现里面具有巨大的信息差,有时候信息差是需要有一个交流****台去拉平的。再反过来看,他一直都很孤独,没有什么好的朋友,也没有什么引导者去跟他去交流。假如说有的话,我觉得他会更好一点。

投资人提问:针对团队和个人

侯瑞琦:你的精兵强降,我听说有一个哈佛****还有一个清华**士。

梅初九:****中国合伙人不就是三个合伙人在教育行业吗?我**惧这样的事情发生,所以加上我我们有4个合伙人。我的CTO兼CEO是清华大学的计算机**士,也是两度在线教育的创业者。我觉得创始人之间和合伙人之间最重要的是能力互补,他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,执行力非常强,但是我不是,我是一个脑洞比较大的人,属于那种会想象的人,这一点我们很弥补。还有一个合伙人是哈佛大学教育学的硕士,他自己在教育领域非常熟悉,而且他有非常强的海外交流的能力,正好弥补我们在海外的不足。第四个合伙人也是媒体出身的,他现在负责整个内容。

最重要的是大家为什么会愿意做一件事情,第一大家的初心一致,第二愿景一致。我们喜欢且能坚持,把这个目标做到底。芥末堆的所有人都有一个特别好也有一个特别坏的问题。好的是我们都很**教育,我们都愿意为它献身,坏问题在于这样会导致我们商业化不太一样。因为在中国,特别有情怀的人一般都去做摇滚和写诗,而我们跑过来创业了。

【项目本身】

主营业务是原创资讯,类似于教育类的资讯网站,这样的商业模式对于投资人来说还有优势吗?

梅初九:我们团队人很少。我们的内容主要来自于两块,第一是自己采写,第二是约稿投稿。垂直的领域不会有太多事情发生,但是每一篇稿子的内容和质量非常重要。

投资人提问

侯瑞琦:因为我也是做杂志出身,我们也有专职的记者队伍去写文章。所以我知道做原创资讯这件事情是非常难的事情。要有非常好的记者的团队,再就是需要有网编,而且还要有很强的快速反应能力,这个成本是蛮高的。所以我觉得这种****想赚钱我认为还是挺难的一件事情。

梅初九:我们网站目前的用户超过30万,其中包括教育领域的从业者,包括公立体系、包括培训体系。我偶尔去公立体系时候会有校长或者教委的领导说:是你们的读者。芥末堆就是张名片。

【商业模式】

1、资讯被今日头条等采用,阅读量30万+

2、教育研究院,出行业蓝皮书

3、年度大会

哪个能赚钱呢?

门户网站且靠广告盈利,垂直类的网站又有哪些卖点?

梅初九:阅读量30万+,但是中国从来没有为内容付费的习惯;教育研究院的蓝皮书为了保证公立**也不会收钱;年度大会收取门票赞助和展,我们这个大会和行业其他大会不太一样,我们就是扎扎实实的1000多块钱,2000块门票卖出去的。

关于创业****要赚多少钱,我觉得其实允许有人成为谷歌,就应该允许有人可以成为马斯克。在一个商业、产业里面,也应该允许有一些精致,小而美的东西存在,因为它是产业里很重要的一环。

目前收入上有两个产品,都是活动类的,当然我们也在尝试其他的模式。

投资人提问

侯瑞琦:盈利方面,说说我个人的观点。一个****它有没有价值,一方面是看它现在赚不赚钱,另外一方面就是看它未来有没有可能赚钱。这里实际上就有一个护城河的问题,如果你的护城河挖的足够深,到最后其他人跨不过来了,到那个时候说白了就跟圈养一样,羊已经被圈进来了。

梅初九:我们****的壁垒:两个,专业和信任。

【融资故事】

投资人提问

侯瑞琦:因为过去我也是做杂志出身的,所以知道已经融资很多钱的,像知乎,其实它也算是一个不赚钱的媒体,估值非常高了。比如说像虎嗅、36氪媒体也没**赚钱,开创投孵化器,那个东西估计也赚不了什么钱。所以做媒体的盈利实际上是非常难的,所以作为一般的投资者来说,类似于像这样的项目还是比较难投的。再就是这个赛道比较窄,天**板很容易看得到的,但它不可能有一千人吧,芥末堆,他就几十个人就够了。几十个人就算是一年能赚十万块钱,它也就只能赚几百万块钱。盈利的预期还是非常有限的。

梅初九:我觉得如何看待媒体能不能赚钱,以及一个媒体的天**板多少,还得先去定义好媒体和媒体的业务。

刚才侯****很直接的把媒体赚钱老三样和我的业务套上来,但世界是变化的。把媒体的老三样广告、会、展,这三样去掉,你会发现媒体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,至今为止,我们看到绝大部分媒体都走这条路。为什么会出现新媒体或者说科技媒体,因为科技媒体是踊跃的、积极的。它出现时间很短,不到五年,并且在尝试很多新的原来不可能的商业模式,比如说可以参与投资、参与到孵化器并且参与到数据建设,它有很多可以做的。另外关于为什么别人不投我们,我认为里面最重要一个是:投资和创业,投资人和创业者在一起最本质的原因是因为价值观是趋同的,就好像这个世界萝卜白菜各有所**。事实上在融资这件事上比较顺利,但是我觉得融资没有什么可值得说的,互联网的泡沫太多了,我不想再多喝一杯这个咖啡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